• 布冯:最难忘踢皇马被罚下那天我真的生气了 2018-11-14
  • 杏耀 1956官网上注册 2018-11-14
  • 亚青赛首轮就中国队没进球连中国台北都破门了 2018-11-13
  • 美联储纪要:维持经济强劲预期,未来仍将渐进加息 2018-11-13
  • 博班首发快船捍卫主场主力半歇掘金半途而废 2018-11-13
  • 中国付费内容模式渐成常态收费型内容几乎占到一半 2018-11-12
  • 投服中心与广东调解中心合作 2018-11-12
  • 瓜帅:巴萨传奇一生就一次皇马巴萨要感谢梅西C罗 2018-11-11
  • 跑不死?金敬道数据同样出类拔萃本土球员中的翘楚 2018-11-11
  • 特斯拉在香港建立充电站:有50个充电位为亚洲最大 2018-11-11
  • 王霜被赞是中国梅西”:我莫大的荣耀还有很大差距 2018-11-10
  • 血虐火箭之队再狂轰149分!妖星36+9摧枯拉朽 2018-11-10
  • 华大基因年内市值首跌破200亿一年来已蒸发800亿 2018-11-10
  • 勇士老板谈杜兰特明夏去留!他这自信是哪来的 2018-11-09
  • 法兰克福7-1血洗杜塞尔周五彩头奖12注59.5万 2018-11-08
  • "

    上海赛西里奇浪费两赛点遭逆转丘里奇横扫进16强满仓儿案

    "

      明代中期的厂、卫横行不法,司法黑暗、冤狱重重;穷官员因贫无法循正常途径出嫁女儿;民间的买卖少女……等社会实况,也通过本案,反映出来了。

    满仓儿案

    满仓儿案——明朝民事纠纷案件变成打压异己的党争案件

    满仓儿案:民事纠纷案件变成打压异己的党争案件

      满仓儿案是发生在明朝弘治年间的一桩民事纠纷案件,却因为宦官主持的东厂的插手逐渐的升级演变成为了一场打压异己的党争案件,从这一案件中可以看到当时的宦官的势力实在是非常大的,甚至是可以改判已经定案的事实清楚明白的案件的判罚,可见即使是弘治中兴时期的一代明君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局限性的,下面说一下满仓儿案背景?! ?/p>

    弘治皇帝朱佑樘画像

      弘治皇帝朱佑樘画像

      明朝弘治年间,千户吴能将自己的女儿满仓儿交给媒人卖给了乐妇张氏,并且欺骗张氏说满仓儿是周姓皇亲家的孩子,张氏之后又将满仓儿卖给了乐工袁璘,吴能死后,满仓儿的母亲聂氏到处寻找自己的女儿满仓儿,终于在袁璘处找到了自己的女儿满仓儿,但是满仓儿因为自己的父母将自己卖掉成为了妓女而痛恨自己的父母,因此拒绝认聂氏,说聂氏不是自己的母亲,聂氏无奈与自己的儿子将满仓儿劫持回家。

      袁璘不甘于失去满仓儿这棵摇钱树,于是向聂氏交涉,想要给聂氏十两银子,买下满仓儿,但是遭到了聂氏的咀嚼,袁璘于是向刑部提起了诉讼,刑部郎中丁哲和员外郎王爵审讯之后得知了详情,但是因为袁璘言语粗鲁,丁哲对袁璘施以了鞭刑,施以鞭刑之后袁璘几天后就死去了,刑部御史陈玉、刑部主事孔琦检验尸体后,便交给袁家埋葬了。满仓儿被判归其母聂氏带回家。

      以上就是满仓儿案背景,这一案件本来事实清楚,判罚明白,但是后来却因为宦官杨鹏的插手而变得是非难辨,判罚不当。 ...查看更多

    解密,东厂和锦衣卫有没有做过利国利民的事呢?

      锦衣卫皇帝养的狗,历朝历代都有类似机构,就算现在还有国家安全局行使类似职能。只不过明朝言论被清流为代表的官宦阶级所把控,一个正常的机构被抹黑成一无是处的地方。明朝历代皇帝对锦衣卫把控还是很得力的,极大维护了皇权,削弱了相权,锦衣卫头头基本都是被卸磨杀驴那一伙的,替皇帝吸引仇恨,差不多了杀了平息众怒。而且锦衣卫主要稽查对象是王爷亲王,防止他们造反,其次是帮助皇帝充实内库,最后才是监视百官,在一家独大清流或者党争不断的朝廷上,锦衣卫是属于皇帝平衡百官的工具。

    1515055250601852.jpg

      当然,锦衣卫有人越出界限,大兴牢狱,导致皇帝不满,为了监视锦衣卫就成立了东厂,后来为了监视东厂就成立了西厂,这本身就代表着锦衣卫制度的衰败。所以锦衣卫是立足于古代封建社会皇权相权之争的大背景下,它隶属于皇帝,是皇帝平衡监视百官而成立的机构,它的存在使皇帝避免了偏听偏信,视野被官僚充斥的危险,使皇帝在与百官平衡妥协中占据上风。当然绝对的权力导致腐败,锦衣卫也有为得目的不择手段劣习,甚至迫害死无辜的亲王,所以这机构算是好坏掺半吧。

    ...查看更多

    满仓儿案的背景与内容,满仓儿案的结果是什么?

      满仓儿案是发生在明朝弘治年间的一桩民事纠纷案件,却因为宦官主持的东厂的插手逐渐的升级演变成为了一场打压异己的党争案件,从这一案件中可以看到当时的宦官的势力实在是非常大的,甚至是可以改判已经定案的事实清楚明白的案件的判罚,可见即使是弘治中兴时期的一代明君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局限性的,下面说一下满仓儿案背景。

    image.png

      明朝弘治年间,千户吴能将自己的女儿满仓儿交给媒人卖给了乐妇张氏,并且欺骗张氏说满仓儿是周姓皇亲家的孩子,张氏之后又将满仓儿卖给了乐工袁璘,吴能死后,满仓儿的母亲聂氏到处寻找自己的女儿满仓儿,终于在袁璘处找到了自己的女儿满仓儿,但是满仓儿因为自己的父母将自己卖掉成为了妓女而痛恨自己的父母,因此拒绝认聂氏,说聂氏不是自己的母亲,聂氏无奈与自己的儿子将满仓儿劫持回家。

      袁璘不甘于失去满仓儿这棵摇钱树,于是向聂氏交涉,想要给聂氏十两银子,买下满仓儿,但是遭到了聂氏的咀嚼,袁璘于是向刑部提起了诉讼,刑部郎中丁哲和员外郎王爵审讯之后得知了详情,但是因为袁璘言语粗鲁,丁哲对袁璘施以了鞭刑,施以鞭刑之后袁璘几天后就死去了,刑部御史陈玉、刑部主事孔琦检验尸体后,便交给袁家埋葬了。满仓儿被判归其母聂氏带回家。

      满仓儿案是发生在明朝弘治年间的一个普通的民事纠纷案件,但是后来却因为拥有极大权利的宦官杨鹏的插手成为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案件,成为了一个被皇帝亲自过问的案件,牵连的各色人下狱的多达三十八人,由此可见即使是明朝弘治中兴那样的盛世时期宦官的权利也实在是很大的。下面详细说一下满仓儿案内容。

    image.png

      满仓儿的父亲千户吴能将其交给媒人卖给了乐妇张氏,并且骗其说满仓儿是周氏皇亲家的孩子,张氏后来将其卖给了乐工袁璘,之后满仓儿母亲找到满仓儿,但是满仓儿却怨恨母亲将自己卖掉,不认自己的母亲,母亲聂氏和儿子将满仓儿劫持回家,袁璘于是状告聂氏,后来刑部郎中丁哲、员外郎王爵审讯并得知详情,对袁璘施以鞭刑,袁璘回家后不久死掉了,御史陈玉、刑部主事孔琦检验尸体后交给袁璘家属埋葬了,满仓儿跟自己的母亲回家了。但是满仓儿的奸夫是东厂宦官杨鹏的侄子,为了能够与满仓儿苟且,指使袁璘的妻子向杨鹏申诉冤案,并且命令乐妇张氏称满仓儿为其妹,并又命令贾校尉嘱咐满仓儿串供。媒人也称满仓儿先前曾经卖给周姓皇亲家。这样整个案件就完全变了味,丁哲、王爵被判有罪。

      之后案件被交给了司法官、锦衣卫审判,之后虽然是真相大白,但是却判处丁哲有罪,王爵、陈玉、孔琦以及聂氏母女被判处杖刑。刑部典吏徐圭对此判决感到愤愤不平,于是直接上疏皇帝明孝宗,声称满仓儿案件实在是一桩冤案,宦官弄权。明孝宗大怒,命令下都察院进行复查,都御史闵圭等人却偏袒东厂请求治徐圭之罪。徐圭被贬为平民,杖责满仓儿,送入浣衣局执役,丁哲给与袁璘丧葬费,贬为平民。王爵和孔琦、陈玉都杖刑后恢复原职。

      满仓儿案是明朝弘治年间的一个非常著名的案件,本来是一个民事纠纷案件,却在权势很大的宦官东厂的插手之下成为了一个牵连众多官员在内的举世瞩目的案件,甚至是成为了历史上一个时代的符号。下面说一下满仓儿案件结果。

    image.png

      满仓儿案件本来在刑部郎中丁哲、员外郎王爵审讯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判罚也比较的适当,唯一不足的是提起诉讼的袁璘不知道是何原因在被鞭刑之后的几天后死亡,之后由宦官主持的东厂也插手此案,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被牵扯到这一案件中来,甚至是这一案件惊动了当朝的皇帝明孝宗,明孝宗看到刑部典吏徐圭的上疏后大怒,下令让下都察院彻查此案,都御史闵圭等人却偏袒势力强大的宦官东厂,使得原本已经判决得非常公平、公正的案件变得扑朔迷离,判决结果显然是冤上加冤,明显的没有公平公正可言。

      满仓儿案结果就是延续了东厂锦衣卫对这一案件的判决,最终众臣纷纷上疏称罪,之后被夺去俸禄各自不等;徐圭贬为平民,这一案件牵连入狱的人多达三十八人,最终判决杖责满仓儿,送入浣衣局执役,丁哲赔偿袁璘的丧葬费,贬为平民;王爵和孔琦、陈玉杖刑后恢复原职。

      从满仓儿案件结果中可以看到审判这一案件的官员明显的偏袒了东厂锦衣卫的人,对于造成如此冤案的人没有任何的惩罚,反倒是本来秉公执法的很多官员受到了最终的惩罚,可见即使是政治相对清明的弘治中兴时期宦官东厂的势力也可以做到一手遮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满仓儿案牵连众多,为何多次审判都没有解决?

      满仓儿案,原只是明朝孝宗时期一件武官女儿被骗卖案件,但经过几次审判依旧没有解决,最后惊动明孝宗,引发三法司会审,该案件并无特殊之处,却透露出明朝中后期的司法混乱与官员行政的腐败低效率。

    image.png

      明朝孝宗时期,千户吴能虽然境遇贫困,但女儿满仓儿颇有姿色,因而吴能一直希望能为女儿觅得一户好人家。吴能为官,女儿姿色也尚可,按理说有会有许多人家来提亲,但却一直没有人来同吴能说亲,随着女儿的岁数渐长,自己身体也不好,所以吴能便委托媒婆说亲,不久媒婆便与吴能说皇亲国戚周彧家中意满仓儿,想结下这门亲事,吴能听说是周彧,所以欣然同意,随后就将女儿交付于媒婆,不久吴能便撒手人寰,但吴能万万没有想到媒婆是在骗他,媒婆在得到满仓儿后转首就变成了人贩子,将满仓儿卖给了乐妇张张氏,吴能好歹为千户,区区一个媒婆为什么敢卖他女儿?原来吴能隶属于明朝彭城卫,但彭城卫并不属于亲军,且不隶属于五军都督府,因而吴能虽为官但权力并没有多大,因为如此,媒婆看吴能无权又无财才敢做出如此之事。在被卖到张氏手中,满仓儿并没有安稳下来,之后又被张氏卖给乐工焦义,不久焦义又将满仓儿卖给同是乐工的袁磷,最终满仓儿沦为歌妓。吴能虽死,但其妻子聂氏还在,满仓儿被媒婆接走后久无动静,聂氏便问媒婆要人,这才知道自己女儿不仅没进周彧家,反而被人倒卖成了歌妓,聂氏便同儿子前去寻女,但满仓儿以为是父母将自己卖了,因此对聂氏心存怨恨,不愿同其回去,聂氏便将满仓儿强行押回家,满仓儿是袁磷花钱买来的,满仓儿回家,袁磷当然不同意,便与聂氏交涉,无奈聂氏软硬不吃,袁磷便将聂氏告至刑部,由此案件到了刑部郎中丁哲手中,经过丁哲、员外郎王爵审查后,判满仓儿回家,并对袁磷处以苔刑,不久袁磷因为伤势加重死去。

    image.png

      满仓儿回家,袁磷被惩处,案件至此应该结束了,但袁磷妻子不服,而满仓儿在当歌妓时被东厂太监杨鹏的侄子看上了,二人便厮混起来,现在满仓儿被判回家,当然心生不满,便怂恿袁磷妻子向东厂状告丁哲等人,并伙同乐妇张氏串假供词,说满仓儿已嫁到周彧家,并让满仓儿躲藏起来。而杨鹏早就想打压刑部,正好借此机会动手,便对聂氏严刑逼供,让其承认贿赂了丁哲等人,要求镇抚司治罪丁哲、王爵,随后镇抚司将结果呈奏明孝宗,但孝宗认为此案件仍有疑点,要求三法司重审,不久便将真相查明,但畏于东厂权势,其判决结果为杨鹏叔侄无罪,丁哲因苔刑致袁磷死亡处以徒刑,王爵、满仓儿母女处以苔刑。

    image.png

      如此荒谬的判决让刑部典吏徐珪大为不满,随后上奏孝宗,说明真相,并对东厂和三法司提出改革意见。但此奏却引起了孝宗的大为不满,便将徐珪打回原籍为民,而审判此案的官员见势不妙但又碍于东厂权势,便将丁哲罢官革职,贬为庶民并赔偿袁磷的安葬费,王爵官复原职,满仓儿发配至浣衣局,至于杨鹏叔侄等人则无罪释放。

      满仓儿案件来龙去脉可以说是清晰,且第一次审判也十分恰当,但最终却引发三法司、东厂等介入,其背后折射的不仅是官员互相倾轧,更多的是司法混乱不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此案亦是明朝中期宦官干政的一个表现。由于太监插手,袒护逼良为娼的乐户,审案官员反受处分。全案过程错综复杂,本已弄清真相的小小案件,发展为“三法司”会审、最后由部院大臣和谏官们组织“廷讯”的大案。又因都御史附和厂监,初审的官员依然受累。此事激怒了刑部一位小官,上书揭露厂、卫不法行为,要求改良司法。因此,被同时代的文人作为典故加以记述,后来还载入正史。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