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返历史高位后美股或迎多事之秋 2018-10-21
  • 这个捡来的孩子考上大学她的一句感恩话让人泪目 2018-10-21
  • 中国文学出海:“麻婆豆腐”的无奈 2018-10-20
  • 莱德杯美国队公布三张外卡:伍兹、老米和德尚博 2018-10-20
  • 美国律所宣布调查京东失实披露刘强东案情 2018-10-19
  • 打扮中性姑娘被闺蜜男友一巴掌打懵后来事更疯狂 2018-10-19
  • 美国:印度若买俄主要武器美将无法保证对其制裁豁免 2018-10-19
  • 黄牛转战挂号App:加价数百倒卖医院专家号 2018-10-18
  • 驻叙俄军击落2架恐怖分子无人机一月内摧毁47架 2018-10-18
  • 德国国乒第一个中国人转型教练带队获奥运银牌 2018-10-18
  • 央视:没看到中国足球希望在哪打乱对世界杯部署 2018-10-18
  • 美第三大股票交易所运营商欲引入高频交易减速带机制 2018-10-17
  • 中学疑因超编强制怀孕教师支教校方:教育局选的 2018-10-17
  • 教育部:明年计划安排5000名退役大学生士兵读硕士 2018-10-17
  • 中超21轮最佳阵容:国安傲骨领衔射手榜两将争锋 2018-10-16
  • 第乌海战:马穆鲁克王朝的崩溃

      今天,苏伊士运河依然是世界十大黄金水道之一。这条兴建于19世纪后期的大运河,实际在16世纪初就有人提出过类似的方案。

      然而,出于各种原因的考量,当时的马穆鲁克王朝苏丹并未同意这个大胆的设想。面对国内外的诸多困局,他选择了最为保守而激进的策略,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海洋贸易与运河传统

      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早尝试航海的帝国,埃及在法老时代就有建立舰队协助军事行动的传统。在古希腊文明兴起后,埃及人又通过招募这些海上新贵的方式,组建了真正意义上的海军力量。此后,几乎所有统治埃及的帝国,都不可避免的需要在海洋事物上进行投资。

      然而,地理因素却在埃及人联通地中海和印度洋时,起到了严重的阻碍作用。尽管红海与东地中海相隔不远,却还是被小小的西奈半岛所阻隔。这就让地中海来的商人,必须经过一段并不愉快的陆上行程,才能触及印度洋的边缘。

      为此,古埃及的法老就曾经尝试建立一条运河,让小型船舶可以通过尼罗河的支流,从今天的苏伊士港位置,进入红海。只是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运河很难克服不同地形下的高地落差。船只走运河时,经常需要由工人在路上拖拽一段距离,才能走下一段水道。这对于普通商旅来说,无疑是非常不经济的选择。当埃及的中央权威衰退,运河的维护工作也就戛然而止。

      公元前6世纪,波斯人征服埃及后就再次尝试疏通运河。但出于同样的原因,这条运河对于私人商旅来说极不划算。而当埃及的局势出现动荡,波斯人也没有功夫维护运河,只能看着它再次荒废。

      公元前3世纪,随着亚历山大远征军进入埃及的托勒密家族,对这条运河进行了改进。人工操作的水闸与水库,帮助运河具有了蓄水调节能力。这样对于人力的需求有了降低,行船的成本也降了下去。这条由托勒密二世下令重造的运河,就被后来的罗马人和阿拉伯人一直使用到12世纪。

      只是古代的运河毕竟在各方面,还是不如近现代的同类产品。很多商队还是会选择从亚历山大港进入尼罗河,再从尼罗河岸登陆,用驼队将货物送到红海边的港口转船。因此,托勒密大王重造的运河,还是在中世纪变得无人问津。尼罗河日渐不稳定的水位与高昂的维护费,都是埃及人放弃运河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直到16世纪初,来自威尼斯大特使叩开了马穆鲁克苏丹的宫殿大门。已经因内外交困而财政缩水的苏丹宫廷,意外的收到了圣马可共各国的橄榄枝:威尼斯人愿意为苏丹提供财政补贴,并提供资金和技术,在西奈半岛西部开挖一条运河。

    image.png

      苏丹的深谋远虑

      威尼斯人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换做其他国家的执掌者,可能会非常乐于接受。毕竟,威尼斯人长期通过同东方的贸易来维持国运,而马穆鲁克就是他们最大的贸易合作者。但苏丹经过深思熟虑,还是否决了这份送上门的大礼。这让急于求成的威尼斯大使,惊讶不已。

      事实上,威尼斯当局之所以如此心急如焚,完全是因为东方的贸易路线已经被逐步切断。在达伽马率领的3艘小船抵达印度的卡利卡特后,每年都会有更大规模的船队从里斯本出发,辗转到印度进货。葡萄牙人还非常在意将不同自己合作的穆斯林商人,挤出供应链。而那些不愿意向他们购买许可证的商人,往往就是威尼斯人的货源。

      马穆鲁克苏丹自己也是葡萄牙开拓东方基地的受害者。他们治下的诸多城市与港口,都是东西方商品在威尼斯与印度洋商人间转手的供应链。尤其是在国内农业收入屡屡受灾害影响的情况下,商业收入成为了苏丹维持中央权威的最可靠保障。因此,威尼斯人才迫切希望同苏丹达成合作协议。一旦计划中的苏伊士运河建成,那么威尼斯人将有能力派出商船和舰队去东方,与初入印度洋的葡萄牙,一较高下??悸堑酵崴谷擞涤懈哟蟮暮T?、资金和商人队伍,他们极有可能将十字军作风的葡萄牙人压制在东非海岸。

      可是在苏丹的全局观下,威尼斯人的方案可能比葡萄牙占领整个印度还要可怕。这倒不是说苏丹害怕威尼斯人直接伤害到自己的既得利益。因为运河本身还是将控制在马穆鲁克的军队手里。各级地方长官,也经常要求威尼斯人派驻代表去作为人质。一旦事情有变,或者仅仅是威尼斯人不愿意交足税款。那么马穆鲁克人就可以选择封锁海峡,并将出生显贵的人质们扣押起来。

      但如果有大量的船队直接从苏伊士经过,那么马穆鲁克人的其他地方,可能就要陷入永久性的萧条。因为有西奈半岛的存在,东西方商路一直被不同地区的商人们,分头控制。例如尼罗河口的亚历山大港,就是东地中海与尼罗河水运的交汇点。西奈半岛南部的苏伊士港,则是一个专门面向红海的口岸。而黎巴嫩的贝鲁特和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则一起承担了陆上贸易通道的出口角色。

      苏丹非常清楚,当贸易的大头云集到苏伊士港一地,其他口岸的收入都将出现聚减。除了亚历山大和贝鲁特还能保留一些份额,其他地方都会承受重创。更可怕都是在内陆,过去依靠帮助商队为生的众多人口,将永远失业??悸堑侥崧藓用扛艏改昃突岱⑸淮沃芷谛缘娜彼?,旱灾一直不停折磨埃及等地的农民。苏丹经?;嶙约撼鲎示仍?,并将各地灾民都承包给地方上的埃米尔救济。但如果这些人完全失业,那么就不可能按照就办法予以按抚。连叙利亚地区的地方长官,都可能因此叛变。

      因此,哪怕运河工程不需要苏丹的宫廷出钱,工程本身可以为埃及当地人提供就业。马穆鲁克人还是断然拒绝了这个近代的苏伊士运河计划。但葡萄牙人造成的东方威胁,始终存在。马穆鲁克宫廷又经常以伊斯兰世界的守护者,自我标榜。所以,苏丹还是需要考虑花大价钱去解决东方问题。

      笨拙的策略

      鉴于威尼斯人的恳切态度,马穆鲁克苏丹转而要求威尼斯出钱、出人、出技术,组建一支可以击败葡萄牙人的舰队。但马穆鲁克却拥有舰队的指挥权,并在一些船上安插士兵。

      无可奈何的威尼斯,只能按照苏丹的要求,提供了总计12艘战舰的木材、武器和补给。大部分海员由共和国出资从加泰罗尼亚、意大利和希腊招募。连那些参与联军的奥斯曼志愿者的津贴,也由威尼斯支付。而在不到10年之前,双方刚刚在希腊海岸边大打出手一番。

      当然,威尼斯人的一次性投入还没有完。因为他们还要出钱雇船,将拆卸开的战舰与武器送到亚历山大港。并把相关人员也一并送去。随后,所有人员与物资的陆地运输,又是一笔巨款。等到全军在苏伊士港集结,威尼斯当局又将开始为远征采购补给品和现金。其中既有士兵与水手们的第一批军饷,也包括了沿途购买其他所需的花费。苏丹则只是承诺,会在战争长期化后为属于自己的舰队支付工资。

      1508年,焦尔海战的胜利让威尼斯和马穆鲁克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终于联手击败了看上去非常强大的葡萄牙舰队。很多科钦以北的印度西海岸城市,宣布脱离葡萄牙的控制,站在了开罗的宫廷一边。但马穆鲁克的海军在这场战役中也损失巨大。葡萄牙战舰的火力,杀伤了不少船员。一些战舰的船体也被炮火击伤,需要专业人员帮助修补。当舰队选择到古吉拉特人控制的第乌港休整后,战争势必持续到1509年春天。苏丹的财政已经捉襟见肘,对于前线指挥官的拨款需求,不置可否。

      这时候,马穆鲁克苏丹国作为一个非海洋性国家的劣势开始暴露出来。他们的战舰和武器都需要从欧洲进口,本国连专业人员都无法搜罗整齐。当战争的长期化态势出现,他们在各方面的后勤都已经完全无法跟上。苏丹选择在阿拉伯半岛西部的吉达港内,建造一支更新的舰队。但较低的技术储备和拖沓的行政风格,都让这个工作进展异?;郝?。

      正所谓时间不等人。当马穆鲁克的后备军才在筹备的遥遥无期之中,葡萄牙国王派遣的几支船队已经分头进入印度洋地区。担任印度总督与舰队总司令的阿尔梅达,已经在焦尔海战中损失了荣誉和自己的儿子。他不惜违反国王命令,延长自己的任期,将可以搜罗的全部战舰都集中起来。在1508年的冬季,这些战舰还一反冬季不出海的常态,头也不回的杀向北方。

    image.png

      史诗战绩

      在第乌城休整的半年时间里,马穆鲁克人舰队已经因发不出军饷而产生不少逃兵。指挥官米尔.侯萨姆也对未来的处境表示担忧,但现实又迫使他只能消极应对。倒是城市的总督,也是古吉拉特海军司令的梅里克.亚斯,尽可能的为无法避免的厄运而备战。

      阿尔梅达的葡萄牙舰队总计只有19艘船,其中还包括了2艘小型的桨帆船和1艘小型桨帆快船。但剩下的10艘卡拉克战舰与6艘卡拉维尔船,都装备了较新式的火炮,配备了当时最后的船员。他们一路上攻克了数个倒戈的印度城市,并对更多地方开出了罚单。

      古吉拉特人也只能在港口东侧的出口处,构筑其2座最新式的土耳其炮台,并在边上的部署了更多火炮。他们的舰队也增添了10艘新式的桨帆船战舰,又获得了50艘卡利卡特人支援的小型战船帮助。这样一来,整个港口的防御兵力就超过了百艘战舰。加之第乌港的航道空间有限,古吉拉特人计划死守在港内,用火炮和数量来围歼对手。

      但马穆鲁克人却觉得不应该这么浪费手里的兵力。他们希望将全部战舰都开出内港,包围并全歼阿尔梅达的19艘船。其中,自己从埃及带来的大船负责正面交战,而大量的小船负责两翼合围。因为只要葡萄牙的舰队不除,他们就必须呆在遥远的印度,继续服役。古吉拉特人却觉得马穆鲁克舰队有准备开溜的企图,所以坚决反对这个计划。这在后来的战斗中,闹出了不少乌龙。

      1509年2月2日的下午,阿尔梅达率领的葡萄牙舰队终于抵达了第乌岛东面的海域。这场战役的结果,将直接决定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印度洋海区的归属权问题。第乌港内的米尔.侯赛姆也已经得到敌军来袭的报告,坐镇自己的旗舰指挥者这座岛上全部的军事力量。随即,下令全部的战舰一起出港迎敌。于是,足足有100多艘桨帆船战舰,争先恐后的离开了安全的设防港口。他们在不知不觉中,离开了己方炮台的火力射程。却依靠庞大的规模和气势,震慑着外海的葡萄牙人。

      为了防止被这些敌舰包围,阿尔梅达的葡萄牙战舰开始一字排开,组成一列庞大的纵队。士兵们打开一侧的炮门,疯狂发射已经填装好的大炮。很多印度人的小船在被海战长炮命中后,就会丧失战斗力。而利用对方填装间隙杀到近处的战舰,也遭到更多中小型火炮和火绳枪的射击。葡萄牙在战前就准备好了多余的子铳,让这些武器能够在战时连续射击。而守军的战舰,往往只在船艏装备不大的火炮,对结实的大海船来说,威力有限。

      鉴于这样的战斗毫无结果,第乌的古吉拉特总督直接饶开马穆鲁克海军司令,将所有的战舰都召回港内。甚至为了安全,他们把船都躲藏到了航道最深处的地方。这样一来,主航道上就只留下了威尼斯人出资建造的那几艘船。

      第二天中午,葡萄牙人利用涨潮的风向帮忙,径直冲入了第乌港。由于速度够快,守军炮台与岸上的炮兵都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让大部分葡萄牙战舰从自己防守的区域通过。后者则按照事先制定的计划,依次冲入了港内的主航道。每1-2艘船之间分工合作,找到便于下手的目标后,发起近距离内的猛攻。为了探查内港航道的深浅,1艘桨帆船战舰将负责在全军的最前面开道。

      面对敌人的突然来袭,联合舰队的土耳其人与马穆鲁克士兵,发起了顽强抵抗。但他们发现,葡萄牙战舰的船体上挂着装满了棉花的袋子,海包裹了浸湿的牛皮。不少炮弹打在这些临时加装的“反应装甲”上面,几乎不能造成多大伤害。后者的反击火力,则要猛烈的多。一名叫佩雷拉的船长,还带着士兵冲上了对手的1艘卡拉克战舰。但在穆斯林海员的猛攻之下,他自己也被一支弩箭击中了喉部。若不是其他船及时加入了混战,佩雷拉的船可能在马穆鲁克的两面夹击下失守。

      至于阿尔梅达自己,则带着旗舰海洋之花号,一路来到更靠内的水道。面对海量从内港冲出来支援战斗的印度战舰,葡萄牙旗舰直接在航道的半当中下锚。随即用侧面堵住了狭窄的水道,并用大量火炮进行连续不断的射击。其他几艘较小的船也迅速赶上来,提供掩护火力。

      结果,大半支守军舰队在港内遭遇到了属于他们的温泉关之战。狭窄的空间,让他们彼此挤成一团。葡萄牙人的火力倾斜,将大量小船打成半残的漂浮物,堵住了后面船只的方向。大量的印度士兵,在自己的主场惨遭入侵者的屠杀。至于被近距离强攻的马穆鲁克舰队,已经有一半的战船沉入了港口,另一半则被葡萄牙陆战队控制。

    image.png

      格局决定命运

      经过6小时的激战,葡萄牙舰队开始在退潮时离开了第乌内港。他们一共发射了1900多发大小炮弹,将设防严密的港口弄的一片狼藉。然后拖拽着俘获的战舰,留下大批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全身而退。

      一年前成军时,马穆鲁克的舰队有1700多人,现在只剩下残军200人不到。他们的指挥官则身负重伤,被左右人在混战中用1艘运送粪便的小船,偷偷带离战场。第乌城的古吉拉特总督,则忙不迭的给阿尔梅达送上了求和信。后者不仅为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也将马穆鲁克和威尼斯人干涉企图,彻底击碎。

      消息传到开罗,苏丹除了默哀也丝毫没有其他办法。但他依然无法同意威尼斯人的运河计划。因为舰队损失了或许还能重建,但整个帝国的格局变化,是可以直接要了王朝的老命。只是他没有搞明白一个道理,外部整体情况的转变,才是对格局施加影响的始作俑者。当威尼斯人不再愿意为舰队计划买单,他的海军建设就会陷入长期困难。

      马穆鲁克苏丹同样没有明白,自从奥斯曼帝国在1470年代控制整个黑海,他们的兵源输入线路就被掐断了。历代马穆鲁克成员,大都来自高加索与乌克兰地区。在被最终买来进行军事训练之前,都经过层层筛选。但如今,这样的条件已经完全无法继续下去。马穆鲁克的战斗力,尤其是苏丹直属部队的精锐程度,迅速下降。这就让他不得不在各种事务上,对地方派怀柔而患得患失。

    image.png

      可以说,正是外部格局的变迁,决定了马穆鲁克王朝的崛起与最后的衰败。军事与经济的双重退化进程,让开罗的中央宫廷愈发虚弱。最终,在第乌海战后的10年后,他们就将倒在奥斯曼土耳其人的脚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